安然等风来

努力中。

【来自生活中的真事5】又名:积极向上的文化

          不行了不行了,一把老骨头太久没练。在黑瞎子

那破四合院里练习着的吴邪如是想到。谁知道瞎子师傅

抽什么风非要拉自己来,美其名曰“日常测验”。个鬼

啊!吴邪忍不住吐槽。

         “愣着干啥?!中场休息吗?”黑瞎子只穿了件黑色

工字背心,下身一条运动裤,手还抓着毛巾呼噜头发。

看样子是刚洗过,当事人丝毫不介意让那漂亮有力的肌

肉露出来透透气。 “哦,这就是童子功和半路出家的差

距。”吴邪心中愤愤不平。


          黑瞎子就搬个小板凳坐在边儿上盯着,也不说

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得,过来。”黑瞎子招招手,唤

狗似的。 吴邪一拨湿漉漉的头发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黑

瞎子旁边的地上。累!气喘个不停,夕阳打在脸上都在

发光,看起来金灿灿的,像圣光,自带背景。“还挺好

看。”黑瞎子忍不住起了逗他的念头。


        “知道中国文化起源吗?”

         “神话传说还是王朝开端啊?”吴邪来了劲,从地上撑起来。

         “知道什么是积极向上的文化吗?”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

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不是。”黑瞎子笑的一脸猥琐。

           “那是什么?你说说看?!”吴邪来了火。心想你他

妈还能扯个啥?!

          “这才是积极向上的文化。”黑瞎子抓住吴邪手往自 

己裆上摸,笑的邪气。

【瓶邪】小三爷生贺

 小三爷生贺

原创

 @予邪书_2018 

1735组



         吴邪推开窗便看见窗外的忍冬开得一片大好。想起胖子非说四十岁生日得好好庆祝便拉着小哥跑去打野味。闲得无事便踱步去了忍冬花架下。
        顺手摘花泡茶也让自己独自过的心安理得。
        胖子回来时便看到吴邪坐在院里的石凳上沏茶,张起灵走近看了看便说到:“这鸳鸯藤长得不错。”吴邪笑笑推过两杯茶,“对身体好。”
         做饭当然不可能是寿星来,更不可能是生活九级伤残上。胖子准备好时已经天黑,吴邪已经坐在石凳上和张起灵喝了一下午的茶已是饿的不行便起身招呼进屋吃饭。“小哥,进屋吃饭。”
          “吴邪。”
          “恩?”吴邪回头。
           “生日快乐。”

        忍冬,一蒂二花,成双成对,形影不离,又名鸳鸯藤。


【充满爱意的围巾】

         雨村的冬天还是有些冷,吴邪脖子冷的不舒服便起了网购围巾的念头。

        “选什么颜色呢?啧,这条太艳了……”“小哥!你过来看看呗……”发呆养神的小哥起身坐到吴邪旁边。

         “吴邪,这条。”张起灵指了指一条卡其色的围巾。“小哥,给你也买一条?一样的可以吗?”张起灵点点头。

       “哟,天真,你在和小哥商量什么啊?”胖子凑过来搭话。“两条?!胖爷我的被你私吞在哪儿去了?! “

 
        吴邪脸红了红心虚的吼了回去“你个死胖子!脖子都没有还带什么围巾!”旁边的小哥弯了弯嘴角。

【求婚】【吴邪生贺】胖子视角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胖爷我翻个身关掉闹钟,看到了今天的日子便开始盘算今儿弄点什么好东西填填咱铁三角的五脏庙。小天真四十一大寿啊!想了想我又躺床上给黑瞎子和花儿爷他们发了微信,问问他们来不来。得嘞!起床给天真整长寿面去。

          “哟 ,小哥挺早啊。”我到厨房时小哥已经开始和面了。我开始没话找话,心里面却酸的不行,这秀死人的一对哦。

         “小哥,瞎子他们来不?我好多弄点菜。”他摇了摇头,顺手打了蛋进锅。 “我和天真都中年了,能这样安度晚年挺好的。”我说了便后悔,狗日的破嘴。小哥听了却没什么反应只是捞面,只是很轻的说了声“不会。” 我正纳闷,他端着两碗面走了。

        嗬,锅旁边还有一碗,给我留的。我凑过去看了一下,啧,片儿川面①,真是个心细的主,不由得心生感叹,这腐朽的爱情。

          看到花儿爷的信息,说是霍家那小妮子也要来,黑瞎子也说苏万和黎簇那俩小子看到了短信非要跟着来。得,热闹了。

         中午只有我们仨,也不打算弄的太多,我正弄小菜呢,小哥提着一包东西进来“这个煲汤。”我打开一下,啧,木头似的。我正吐槽这什么玩意儿的时候,吴邪已经把小哥喊过去给他剥坚果。老子一口气没缓过来,一刀下去砍断冰冻的排骨。“你干啥呢?!分尸啊!”我他妈怒怼回去“老子给你煲汤!”中午吃饭小哥给天真盛了好几碗汤,也是难得的发话让我也多喝点,聪明如胖爷,瞬间明白了小哥的小九九。②也逼着天真多喝点。毕竟,我们铁三角是要一起很久的。

         下午人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了,苏万和黎簇俩小子被我拉来打下手。俩人小心翼翼的问我关于小哥的传言。哎,我忍不住感叹,人都归隐养老了传言还那么多。

        “胖爷,那大闹新月饭店的事儿是真的咯?” 我一边跑火车回忆当年的英勇事迹一边把菜塞俩小子手里准备吃饭。我出门一看,呵那群人居然凑一起追剧来了。

         “快来尝尝胖爷我的手艺!”“小哥我们快走,左边哪儿有龙井虾仁。”“哎!留点!”得,宝刀未老,一桌菜怕是不够折腾。

         一群人吃撑了,在哪儿各式葛优瘫。霍家小妮子煽风点火让一群人玩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把是瞎子,他说“我给大家助个兴啊!”便去从书架上拿过之前天真为了装饰的小提琴。天真笑嘻嘻的靠在小哥怀里。说“弄坏了可得让他赔。”挺有范儿的,虽说胖爷我是粗人,但是好不好听还是能鉴赏。听起来有些熟悉,感觉天真像之前放过的一首歌③。听的挺让人舒服,好!下一把!

          第二把是小哥。

         第二把是小哥!!!苏万那俩小的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剩下的人表情也是相当的丰富,气氛一度陷入了尴尬。

         “唱歌吧。”天真一脸戏谑。小哥也不废话直接开唱。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没有老友你的陪伴 日子真是漫长
       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与你重逢之时 我会敞开心扉倾诉所有

        我看了看天真,那傻子的眼睛红了。这歌是2015年接他的时候天真在青铜门外放的歌,放的相当悲壮。

      We've come a long way from where we began
      回头凝望 我们携手走过漫长的旅程
      Oh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与你重逢之时 我会敞开心扉倾诉所有

      黑瞎子挺上道儿,拉起小提琴来,留那群小的一脸懵逼。

        When I see you again
       与你重逢之时
       Damn who knew all the planes we flew
       谁会了解我们经历过怎样的旅程
       Good things we been through
       谁会了解我们见证过怎样的美好
       That I'd be standing right here
       这便是我在你眼前出现的原因

        小哥看了黑瞎子一眼便走过去直接拿过小提琴不由分说的开始拉了起来。啧啧啧,肯定是醋了,只能自己称霸四方的男人,我在心里默默捂脸。

        Talking to you about another path
        与你聊聊另一种选择的可能
        …………
        …………
        …………

         一曲终了,大家也都知趣的起身离开,毕竟天真眼睛还是红的也不好打扰,房间里还有我和黑瞎子,小哥使了个眼神,我和瞎子同时开始摄像。接下来的一幕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和他有幸看到。

          小哥从兜里摸出两枚戒指,看起来挺古朴的。缓缓在天真面前单腿跪地,“吴邪,我们结婚吧。”

         天真那小子没忍住直接哭了出来。我的眼睛也酸酸的,回头发现黑瞎子早已没了人影,我也打算悄悄地撤出去。小哥对天真说,“没有生离,更没有死别。”

         天真哭得找不着北,小哥起身牵起他的手给自己的无名指戴上戒指,再温柔的给他戴上,顺便轻轻留下一吻。

        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个承诺,便是一生。



①片儿川面:杭州特色面条
②包里的东西是药材,延年益寿
③雨的印记

【来自生活中的真事4】

         吴邪瘦的很。

         二十多岁的时候80kg,就沉在骨头上,身上是没什么肉的。而在对付汪家的时候整个人疯魔癫狂,受成了皮包骨头。从小到大倒是一直没怎么胖过,到了雨村养老,体重也没有怎么增加,搞得张起灵挺焦心。毕竟181的大老爷们140斤的确是瘦了点。想让他胖些,更是作为心疼对付汪家那几年的吴邪吃尽苦头的补偿。

         胖子看他夏天穿得少时有些骨头都突出来了,也是想方设法的做好吃的让他多塞两口。胖爷的哥们怎么可以瘦成皮包骨头?!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残酷的。 吴邪胃不好,这得慢慢调养,急也急不得。

       “唔……人老了得开始养生。”抱着这样的想法吴邪也是开始了他的茫茫屯膘之路。

        几个月之前家里买了一个体重秤,过大概一个星期的样子吴邪就会自觉或者是被“提醒”去看看两位大佬的“养猪计划”怎么样了。

       “胖了2kg!”吴邪欣喜若狂,随即又开始安静下来。“用这个让小哥给自己讲点乐子?或者是调戏一下他?”毕竟之前吴邪体重一增加张起灵心情随之变好套一些有意思的话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吴邪今晚过于亢奋,导致小哥今晚异常的不留情面。“哈……小哥……你等等……我给你说件事。”


        “嗯?”

       “我长胖了!”

       “4斤。”一个非常笃定的肯定句。


       “哎,小哥你怎么知道?下午我称体重的时候你没在家啊!”

        “吴邪,现在是骑乘。”张起灵拍了拍吴邪的屁股。

【大张哥无形之中啪啪啪打脸张夫人】

         今年的大年来的迟,3月2号。离吴邪生日挺近,
就三天。

        完事后的一群人就盘踞在北京,毕竟小花伤得挺重,加上一群穷鬼在这儿可以任意打着小花的名号胡吃海塞,有病的养病,商量后续问题商量后续问题。

        北京的三月初还是有些冷,一群人便盘算着出门吃涮羊肉。得补补,吴山居四美瘦了不少。

        滴滴打车师傅黑瞎子开着解家的宾利直奔火锅店。 除去吴邪是南方人,其他汉子都是北方人。加些腐乳芝麻油和糖这老北京调调的就算是蘸料完成。吴邪觉得这段时间嘴里淡出个鸟便自己要了辣椒加进蘸料,手法之豪迈,癫痫病人都得甘拜下风。

         一旁的大张哥盯着他,吴邪倒辣椒的手停了。还好,自己心里还是有数。

         吴邪向来胃不好,这次算是破例,毕竟雷城把大家搞的够呛,就当满足一下吴邪的小小愿望。

         风卷残云,一群人离开火锅店打算回解家大宅。“族长!”小张哥像看到骨头的小满哥一样如离弦之箭扑到张起灵身边。张起灵皱了皱眉头,吴邪双手抱怀冷眼盯着,其他的人也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叉腰在店门口堵着。而张千军万马在地下蹲太久腿还没缓过那麻劲。

        “族长!这个大年你得和我们回去啊!我和千军风餐露宿的来找您就为了让族里过个好年啊!您跟我们回去一趟吧!”张起灵突然想起来什么,环视了一下周围,眼神定格在一家超市,也不顾旁人就进去了。吴邪转身就走,黑瞎子和小花憋笑跟上。吴邪过了嘴瘾,但胃却火辣辣的烧着,一口气没顺畅就这样炸了。

         胖子也是不好意思就这样抛弃张起灵便过去打了一个招呼“小哥,我先回去哄天真,你这事儿……”张起灵拿了一瓶酸奶。“天真你等等我!”靠!还真关心下属了?!得,这发展怕是悬了。

  
      “族长!”小张哥眼睛发亮,酸奶!虽然填不饱肚子但是毕竟是族长给的!

        “天真你别急啊!不就是给那二缺买了酸奶嘛!”吴邪此时已经稳坐在沙发上,听到这话突然扯出笑。胖子突然后背发凉。“真是能耐了,招呼都不打就跟着跑了?那俩人怕是比张海客还要厉害?!”胖子把小哥卖了便在旁边劝着,黑瞎子和小花在一旁乐的不行,却不敢开腔,怕触了吴小三爷的霉头。

        这下哑巴张估计要凉凉了。三月初的夜里地板多凉啊。 “呵,这个大年过了敢情不如就在北京把我四十一大寿给办了,找几个小姑娘琴棋书画过过京城脚下的腐朽生活,还酸奶,怎么不买乐事的抹茶味原谅薯片?!不得了,张族长的大年礼物。”吴邪气极。

         传来开门声,张起灵回来了,直奔吴邪。吴邪心想还打算开门见山的出招?“你……”一瓶酸奶放在吴邪面前的桌上,硬生生砍断吴邪的话。“吃的太辣。”

         吴邪脸色变得相当有意思,胖子开始缩边准备撤退,可惜没忍住的轻笑暴露了他;黑瞎子和小花则是笑的东倒西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三爷你这脸疼不?”吴邪一记刀眼摔过去,张起灵挑眉。“小哥……这……那啥……”

      
  在经过半夜的洗礼后的吴邪在张起灵怀里瘫着,“这不以为你要跟着他们回去嘛……”张起灵笑笑“你的生日,不回去。”“那你意思是如果不是我生日?”“还是陪你。”一个吻就这样轻飘飘的落下来。

【来自生活中的真事3】 又名【酝酿一下】

         吴邪挺骄傲,第一次一个人下斗,没有那疯癫癫的

师傅跟着。虽说现在躺在医院病床上吊着一条腿有些不

便,但好歹、毕竟是“长大了。”

       “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黑瞎子语气明显不

快。师傅不是不跟着,而是被瞒了。 吴邪也知道作死作

大发了,“师傅,这不想独立自主自立门户吗?”腿不是

重伤,却还是得养些时日。黑瞎子心里明白这徒弟骡子

似的倔的很,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心思飘到那齐齐哈尔

的悠悠碧绿大草原。
     
        “师傅,好歹是解决一棘手事,墓里的我帅的可是

堪比中国版007。不夸夸我吗?”死皮赖脸的模样还真是

不好接着崩下去不理他。
    
         黑瞎子这是真的没法了,双手抱肩“明天夸你。”
    
        “为什么(。・ˇ_ˇ・。:),现在不可以吗?”
 
       “我要酝酿一下。”